隨州新聞網| 新聞中心| 領導專輯| 品質隨州| 華人圣地| 專汽之都| 在線訪談| 圖片| 專題| 教育| 文化| 汽車| 美食| 房產| 旅游| 健康| 家居| 隨州日報微博
查看內容
搜索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延續歷史的文脈——黃建勛四十載如一日獻身文博事業

2019-10-25 09:22| 發布者: 隋意| 查看: 3952| |來自: 隨州日報
      隨州日報全媒記者 包東流
  隨州是中國歷史文化名城,是“炎帝神農故里”和“編鐘古樂之鄉”。歷史悠久,人文薈萃,地下文物豐富,南北文化兼容而獨具特色。
  近年來,隨州出土的文物先后在全國50多個大中城市和風景名勝區展覽亮相,部分珍貴文物還出訪丹麥、瑞士、德國、英國、法國、日本、美國和意大利等國家,不僅讓世界認識了隨州,還讓世界了解了隨州文化。
  文物出訪背后,有一個人不得不提。他是隨州文博事業的創新者,又是隨州文化的傳播者;他是隨州田野考古的探路人,又是文物保護的建設者。他在文博考古崗位上拼搏奉獻了將近四十年,為隨州人民守護著奇珍異寶,讓隨州編鐘響徹大江南北,讓隨州文物走向五湖四海。他就是隨州博物館黨支部書記、館長,隨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黃建勛。

向世界傳遞“隨州聲音”
  1980年8月,黃建勛到初創不到一年的隨州博物館(當時名為隨縣博物館)上班,他沒想到,這一待就是近40年。
  1992年,當時的隨州博物館遭遇發展瓶頸,難以為繼,人心思散。黃建勛就是在這種情形下到博物館走馬上任的。
  黃建勛上任時,博物館連電話費都交不起,更不用說職工工資了。
  怎么辦?一雙雙狐疑的眼睛都盯著他。
  經過深思熟慮,黃建勛果斷采取措施:“要讓文物走出去!”他一方面調整文物展覽,維護正常開放,另一方面拓寬文物外展和編鐘外演新渠道,絕境求生存,創收保發展。
  “當時全國各地跑,就是想讓隨州這些文物走出去,既能提高隨州文物的影響力,又能創收保運轉。”黃建勛回憶。
  經過艱苦努力,隨州出土文物在全國50多個大中城市和風景名勝區展覽亮相,以擂鼓墩二號墓編鐘為代表的隨州珍貴文物,還先后出訪丹麥、瑞士、德國、英國、法國、日本、美國和意大利,備受關注與好評,影響深遠,意義重大。
  編鐘是隨州的文化名片,隨州編鐘在世界音樂史上占有舉足輕重地位。擦亮編鐘文化名片,建設炎帝神農故里,是歷屆市委市政府的主要工作目標之一。
  2016年,黃建勛組織隨州博物館與武漢音樂學院共同創編了編鐘樂舞《夢回曾國》,以曾侯乙編鐘組合樂器為基本建制,以曾國發展史為創意主線。“它匯聚多件音樂文物,挖掘曾隨文化內涵,展示曾(隨)國700年的文明史。”黃建勛介紹說,“整個演出采用現代聲、光、電技術,以物代史,史樂結合,擷取曾隨歷史文化長河中三個閃光點,以點帶面,激活曾隨歷史。”
  用歌舞的形式展示文物,用音樂的載體講述歷史,讓歷史名人講故事,將隨州編鐘之鄉的獨特優勢完美地融入現代音樂表演之中,這種新穎的陳展模式既彰顯了隨州的城市文化,又寓教于樂,讓觀眾在視聽盛宴中沐浴歷史的滄桑。
  2017年7月,隨州成功入選《魅力中國城》競演,自接到赴北京參賽的通知后,黃建勛組織隨州博物館編鐘樂團全體演職人員全身心投入到節目排練,對每一個細節精益求精,力爭在有限的時間內,把最精彩、最用心的歌舞表演呈現給評委和觀眾。
  三輪競演,隨州編鐘在央視舞臺大放異彩,贏得觀眾和投資點評團的青睞。隨州也因此成為“全國十佳魅力城市”,使隨州的文化旅游邁上新的臺階。
  黃建勛在博物館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為隨州文博事業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把一個無名的小館,經營成國家二級博物館,在省內僅次于湖北省博物館。每年接待觀眾量達50萬人次,大大提高了隨州市的知名度,使博物館成為隨州文化旅游的亮點,鄂西生態文化旅游圈上的璀璨明珠。

講好文物背后的“故事”
  博物館不僅僅只有收藏、展陳的功能,更應是歷史與藝術并重,集收藏、展陳、研究、考古、公共教育、文化交流于一體。
  2000年,地級隨州市成立后,黃建勛以敏銳的眼光,在博物館內設立了考古隊,與省考古業務部門實施對接。他投入大量精力,培養考古專業技術人才,組建文物考古學術研究團隊,狠抓文博考古科研水平,先后為隨州爭取了十余項國家大型工程考古發掘工地,取得較為顯著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同時,黃建勛自己也潛心深入考古研究,先后參加了隨州地區三百多座古墓葬的搶救性發掘,參加全國第二、三次文物普查工作,還擔任隨州第三次文物普查首席專家。他先后參與編寫專業著作八部,撰寫考古簡報及論文二十余篇,分別被武漢大學、武漢音樂學院和省博物館協會列為宣講論文,并收錄于主題論文集,多篇論文獲得省級獎項。
  黃建勛親自主編了《隨州擂鼓墩二號墓》《隨州出土文物精粹》《追回的寶藏》《禮樂漢東》等四部專著,同時參與編寫了《襄樊文物普查實錄》《隨州孔家坡漢墓簡牘》《隨州金雞嶺》《曾國青銅器》《神奇的擂鼓墩》《隨州葉家山》《曾侯乙編鐘》等專著。其中《隨州擂鼓墩二號墓》由文物出版社出版,是隨州有史以來第一部考古學報告,不僅得到國家專項科研資金資助,也受到省內外考古同行的高度評價,從而建立了隨州文博考古的標尺,奠定了隨州文博考古的學術地位。
  曾隨之謎一直是困擾考古界的一個謎題,近年來,隨著曾隨文化考古新發現源源不斷,曾侯乙墓地與后來發現的西周葉家山墓地、文峰塔墓地、義地崗墓群等,勾勒出一條較為完整的曾隨文化帶,串聯起從西周初期到戰國中晚期700多年的曾國歷史。
  對此,參與多座古墓考古發掘的黃建勛經過悉心研究,在2018年發表多篇論文《從新見唐國銅器銘文再談曾隨之謎——兼談姬姓唐國的地望問題》《曾(隨)國核心區與都城變遷初探》《曾國音樂文物考古新發現》,他結合考古發現倡導提出的“曾隨文化”概念定義,在學術界得到廣泛認同,從而使“曾隨文化”正式成為隨州的文化符號。

守護好“歷史的見證”
  隨州是文物大市,地下文物極其豐富,文物保護任務十分艱巨。
  2007年11月的一天,黃建勛接到考古隊工作人員的電話:“安居羊子山發現古墓,犯罪分子盜挖古墓未遂,有文物已經暴露出地面。”黃建勛一邊跟上級匯報,一邊趕往現場。
  “當時現場有兩三百村民在圍觀,還有犯罪分子混雜在村民中煽動,黃館長來了后,見情況不對,大喊一聲‘我是博物館館長,誰敢動這批文物,就從我身上踏過去’。”時任曾都區考古隊隊長的余四清說,“黃館長跳進墓坑守護文物,直到公安部門趕來,連夜將這批國寶裝箱運回博物館。”這批珍貴文物最終成為新館展覽的一大亮點。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無論是面對工程建設推出文物,還是犯罪分子盜挖走私文物,黃建勛總是聞訊即動,第一時間趕赴現場,把文物搶救回來,及時修復整理。
  隨州博物館建館之初只有從文化館移交的十幾件文物,黃建勛在前任的基礎之上,通過考古發掘、調查采集、專人征集、有償收購等多種形式增加館藏文物量。截至目前,隨州館藏文物已逾萬件,在全省名列前茅。尤其是隨州館藏青銅器獨具特色,在全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清華大學教授、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李學勤先生專程來隨州調研館藏青銅器,贊譽有加。
  此外,黃建勛還積極爭取資金,2011年至2012年投資200萬元,改造建設了葉家山出土文物整理基地和市考古研究所辦公用房,徹底解決了葉家山和文峰塔墓地出土文物保護研究用房問題,為隨州后續的出土文物保護研究奠定了堅實基礎,同時也為葉家山出土文物全部留在隨州創造了較好的工作條件。
  市博物館原設計為一主館四翼館,建設新館時因資金有限,僅建成一主館兩翼館。隨著近年考古新發現,如隨州安居羊子山墓地、淅河葉家山西周曾侯墓地、文峰塔墓地等,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卻因無展覽廳而閑置庫房。為了豐富提升展覽內容,更好地為免費開放和隨州社會經濟發展服務,黃建勛多方請示,向市政府主要領導建言獻策并被采納。2013年5月18日開工建設,2016年順利竣工,2018年布展開放,市民反響強烈。一主四翼讓隨州博物館又上了一層新臺階,成為隨州歷史文化的標志性建筑。
  隨州是由縣級市發展起來的,各項事業經費都很緊缺,為了發展隨州文博考古事業,黃建勛上跑北京,下奔武漢,先后累計爭取各類專項資金達兩千余萬元,為隨州文博事業發展注入了活力。
  四十載春秋,從青蔥少年到年過半百,黃建勛選擇將一生奉獻給文博事業,致力延續隨州的歷史文脈。

主管:中共隨州市委宣傳部 主辦:隨州日報社

鄂ICP備11004182號-2 | 鄂網備421201 |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鄂備2016021號 | 鄂公網安備 42130202003119號

隨州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Copyright © by www.co0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2120180011

虛假新聞信息舉報電話:0722-3319535、新聞爆料熱線:0722-3319535、廣告服務電話:0722-3323288 13908660920光明左使(劉先生)、故障咨詢QQ:625610413

隨州新聞網

返回頂部 青草视频在线播放